首页 / 医案 / 郭诚杰医案 / 正文

四逆散加减治疗肝旺胃气虚弱型便秘案

患者:女/33岁635

贾某,女,33岁。2013年7月9日初诊。主诉:大便困难6年余。患者6年前因工作压力大出现排便不畅,二三日一行,便质不燥,排便后仍有便意,情绪不畅则加重,曾服用麻子仁丸疏肝解郁颗粒疗效不显,现症见便秘依旧,腹胀,矢气频频,双乳胀痛,善叹息,情志抑郁,食后胃脘胀满,纳差,乏力,腰困,睡眠欠佳,舌苔厚腻,脉弦滑。

郭老辨证为:气秘(肝旺胃气虚弱型)。

以疏肝解郁,畅腑通便为治则。

处方:柴胡10g,枳实12g,白芍15g,佛手12g,白术10g,生山药12g,炒三仙(各)15g,炒鸡内金10g,肉苁蓉12g,生草9g。5剂。水煎服,日1剂,分早晚服。

7月14日复诊:大便不爽、乳痛及胃脘胀满稍有改善,睡眠好转,食欲增加,但仍腹胀,脉略数。上方更枳实为枳壳20g,加炒莱菔子15g,共5剂。

7月19日三诊:大便通畅,已无胃胀、腹胀、乳痛等症[方剂汇www.fane8.com],睡眠、饮食均正常。续服上方5剂,以巩固疗效。电话随访大便不爽未再出现。

按:《内经》“大肠者,传导之官,变化出焉”。若肠失传导,糟粕内停,便秘则生。郭老据患者便质不干,有便不净感断定并非燥屎,情绪不畅则加重,双乳胀痛,腹胀,纳差,食后胃胀,认定便秘乃肝郁及胃气虚弱所致,肝气不舒,气机壅滞,肠腑失于通畅;胃气虚弱,通降乏力,不能助肠道气机下行。故治疗应疏肝畅腑,益胃调肠。郭老认为睡眠欠佳系胃肠不通而为,胃腑健运,肠道通畅,睡眠自会好转。方用四逆散疏肝解郁,枳实、佛手、炒莱菔子行气畅腑消胀,助通便,白术、生山药、生草补益胃气,炒三仙、炒鸡内金消食化滞,肉苁蓉既润肠助通便,又补肾阳益精血肾虚腰困。二诊患者仍腹胀,遂将枳实改枳壳,枳壳较枳实性缓,不伤正,虚证、实证均可用,且长于宽中行气,既助柴胡疏肝理气,又可避免胃气损伤[4];加炒莱菔子增行气消胀之力。(郭琳娟,张卫华.郭诚杰应用四逆散治疗六腑病验案5则.江苏中医药,2016,48(4):46)

相关话题:郭诚杰四逆散便秘

搜索推荐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