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竹

本品为百合科植物玉竹Polygonatum odoratum (Mill.)Druce的干燥根茎。秋季采挖,除去须根,洗净,晒至柔软后,反复揉搓、晾晒至无硬心,晒干;或蒸透后,揉至半透明,晒干。

名称玉竹(Yù Zhú)
英文名RHIZOMA POLYGONATI ODORATI
别名萎蕤、玉参、尾参、铃当菜、小笔管菜、甜草根、靠山竹
功能主治养阴润燥生津止渴。用于肺胃阴伤,燥热咳嗽咽干口渴内热消渴。
用法用量6~12g。
性味甘,微寒。
归经归肺、胃经。

玉竹的副作用及禁忌

胃有痰湿气滞者忌服。

①《本草崇原》:"阴病内寒,此为大忌。"

②《本草备要》:"畏咸卤。"

玉竹性状及选购

本品呈长圆柱形,略扁,少有分枝,长4~18cm,直径0.3~1.6cm。表面黄白色或淡黄棕色,半透明,具纵皱纹及微隆起的环节,有白色圆点状的须根痕和圆盘状茎痕。质硬而脆或稍软,易折断,断面角质样或显颗粒性。气微,味甘,嚼之发黏。

玉竹鉴别方法

本品横切面:表皮细胞扁圆形或扁长方形,外壁稍厚,角质化。薄壁组织中散有多数黏液细胞,直径80~140μm,内含草酸钙针晶束。维管束外韧型,稀有周木型,散列。

玉竹贮藏方法

置通风干燥处,防霉,防蛀。

玉竹化学成分

根茎含玉竹粘多糖(odoratan)及4种玉竹果聚糖(polygonatum-fructan-O-A,B,C,D),还含吖丁啶-2-羧酸(azetidin-2-carboxylic acid)等。

玉竹药理作用

1.对血压的影响:给麻醉兔静脉注射20%玉竹(山东崂山产)煎剂,每只1、2或5ml,均使血压缓慢上升。而麻醉犬剂量(5ml)静脉注射,血压无明显变化,但较大剂量(10ml)静脉注射可使血压短暂下降。另有报道,100%玉竹(东北玉泉产)注射液、5%或10%玉竹茎叶浸剂、10%或100%玉竹茎叶煎剂和10%玉竹根浸膏(玉竹地下茎制备的制剂),对麻醉犬、兔均有短暂降压作用。切断两侧迷走神经或注射阿托品后,降压作用减弱。

2.对心脏的作用:20%玉竹(山东崂山产)煎剂或玉竹酊剂,对离体蛙心小剂量(2-5滴)使心搏收缩增强,振幅加大,大剂量(10滴)使心搏减弱并迅速停止。另有报道表明,100%玉竹(东北玉泉产)注射液,对离体蛙心小剂量无影响,大剂量则抑制;对离体心脏的收缩力先抑制而后增强,对心率无影响。玉竹注射液0.2ml/kg静脉注射于家兔,对在位心脏收缩力和心率均无明显作用。对垂体后叶素所致的兔急性心肌缺血有一定保护作用。玉竹含有的甾甙,对心肌的作用与铃兰制剂类似。玉竹配糖体对离体蛙心有强心作用,玉竹煎剂的作用与玉竹配糖体类似。

3.对血糖的影响:家兔以0.5g/kg浸剂肌肉注射,可使血糖上升;而口服其浸膏,血糖先升后降。加藤笃报道,玉竹的甲醇提取物的水溶部分和正丁醇部分对诱发糖尿小鼠分别在4小时后使血糖产生有意义的下降。玉竹甲醇提取物对肾上腺素所致高血糖小鼠的血糖值具有明显降低作用。并显示有改善耐糖功能的倾向。其作用机理之一是抑制了肝脏糖酵解系统。亦有报道,用玉竹灌胃大鼠对葡萄糖和四氧嘧啶引起的大鼠血糖升高有抑制作用。

4.对血管的作用:蛙全身血管及下肢血管灌流实验结果表明,20%玉竹(山东崂山产)煎剂,可使血管灌流量显着减少。麻醉犬静脉注射20%玉竹煎剂10ml,可使肾容积减小。另有报道表明100%玉竹(东北玉泉产)注射液对蟾蜍下肢血管有扩张作用。离体兔耳血管灌流实验表明,100%玉竹注射液0.4ml/kg,由输液管内注入,使血管扩张。而保留神经连系的离体兔耳血管,由对侧耳静脉内注入0.4ml/kg,并不发生明显扩张,说明玉竹扩张血管的作用与神经无关。

5.对血脂及实验性动脉粥祥硬化斑块的影响:锦州医学院药理教研组报道,给实验性高脂血症兔灌服100%玉竹煎剂,每5ml,每日3次,共30天,与对照组相比,在给药后10、20、30天甘油三酯、血胆固醇及B-脂蛋白均有下降。玉竹(东北玉泉产)注射液灌服或肌肉注射每日2次,共4摩根。结果表明,玉竹有预防甘油三酯上升的作用,而血胆固醇在给药后比给药前有明显增。故认为玉竹注射液对高甘油三酯血症有一定的治疗作用。对动物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形成(肉眼观察)有一定的缓解作用。

6.对烧伤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肖锦松等报道,以玉竹的醇提物灌胃,可明显提高小鼠血清溶血素抗体水平,增强腹腔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改善脾淋巴细胞对ConA的增殖反应,说明玉竹可能是一种以增强体液免疫及吞噬功能为主的免疫增强剂。

7.对小鼠血清集落刺激因子的影响:肖锦松等报道,用(3)H-TdR掺入法和经典和琼脂集落培养法比较观察条件培养液(CM)中集落刺激因子(CSF)的活性,结果二法显着相关。玉竹提取物140、280、560、1120、2240mg/kg小鼠腹腔注射1次或5次后6小时血清,每孔40μl(终浓度20%),结果1次注射后血清CSF水平随着玉竹量的增加而增高,560mg/kg达高峰,后随着注射量的加大而下降,5次注射血清CSF水平几乎成一水平线,量效关系不明显,当1次注射后的血清在56℃水浴中加温30分钟,CSF水平比不加热的血清明显升高,趋势相似,也是560mg/kg时达高峰,后随着玉竹量的加大CSF水平逐渐下降。腹腔注射玉竹140mg/kg后血清CSF动态变化:腹腔注射玉竹提取物140mg/kg,1、3、6、12、24、48小时后血清,每孔40μl,结果玉竹注射后1小时血清中CSF急居上升,6小时达高峰后迅速下降,24小时接近正常水平,有明显的量效关系,在诱生CSF的同时也诱生集落抑制因子(CIF),他们参与机体的免疫及造血调节。

8.对平滑肌的作用:20%玉竹煎剂可使小鼠离体肠管先兴奋后抑制。对小鼠离体子宫仅有缓和的刺激作用。

9.玉竹煎剂对犬的血液凝固、尿量均无影响,亦无溶血作用。

10.其它作用:腹腔注射100%玉竹注射液,可延长小鼠耐缺氧的时间,但死亡仍未超过30分钟。给实验性结核病小鼠饲以含2.5%玉竹的饲料,每日约食入药物50-75mg,相当于2.5-3.7g/kg,结果能降低其死亡率,但病变减轻不明显。

玉竹炮制方法

除去杂质,洗净,润透,切厚片或段,干燥。

玉竹附方

①治发热口干,小便涩:萎蕤五两。煮汁饮之。(《外台》)

②治秋燥伤胃阴:玉竹三钱,麦冬三钱,沙参二钱,生甘草一钱。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服。(《温病条辨》玉竹麦门冬汤)

③治阳明温病,下后汗出,当复其阴:沙参三钱,麦门冬五钱,冰糖一钱,细生地五钱,玉竹一钱五分(炒香)。水五杯,煮取二杯,分二次服,渣再煮一杯服。(《温病条辨》益胃汤)

④治阴虚体感冒风温,及冬温咳嗽,咽干痰结:生萎蕤二至三钱,生葱白二至三枚,桔梗一钱至钱半,东白禳五分至一钱,淡豆豉三至四钱,苏薄荷一钱至钱半,炙草五分,红枣两枚。煎服。(《通俗伤寒论》加减萎蕤汤)

⑤治卒小便淋涩痛:芭蕉根四两(切),萎蕤一两(锉)。上药,以水二大盏,煎至一盏三分,去滓,入滑石末三钱,搅令匀。食前分为三服,服之。(《圣惠方》)

⑥治男妇虚症,肢体酸软,自汗,盗汗:葳参五钱,丹参二钱五分。不用引,水煎服。(《滇南本草》)

⑦治赤眼涩痛:萎蕤、赤芍药、当归、黄连等分。煎汤熏洗。(《卫生家宝方》)

⑧治眼见黑花,赤痛昏暗:萎蕤(焙)四两。为粗末,每服一钱匕,水一盏,入薄荷二叶,生姜一片,蜜少许,同煎至七分,去滓,食后临卧服。(《圣济总录》甘露汤)

⑨治虚咳:玉竹五钱至一两。与猪肉同煮服。(《湖南药物志》)

⑩玉竹30克,芭蕉120克,水煎取汁,冲入滑石粉10克,分作三次于饭前服,可治小便不畅,小便疼痛。

⑾玉竹、党参、丹参各15克,川芎10克,水煎服,每日一剂,治心悸,口干,气短,胸痛或心绞痛。

⑿玉竹、北沙参各15克,麦冬、北五味子各10克,川贝5克,水煎服,每日一剂,可治久咳,痰少,咽干,乏力等症。

⒀玉竹、北沙参、石斛、麦冬各15克,乌梅五枚,水煎取汁,加冰糖适量代茶饮用,可治热病伤阴,或夏天出汗多引起的口干思饮,大便干燥。

⒁玉竹20~50克,猪瘦肉250克,同煮汤服食,可治久咳痰少,气虚乏力等症。

⒂玉竹、首乌、黄精、桑椹子各10克,水煎服,可治贫血萎黄,气阴两伤,病后体弱等症。

玉竹临床应用

治疗心力衰竭:以玉竹为主,治疗风湿性心脏病、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肺原性心脏病等引起的Ⅱ~Ⅲ°心力衰竭5例,服药后分别在5~10天内心衰得到控制。其中3例对洋地黄过敏,服用少量即出现明显的洋地黄过量反应,改用玉竹治疗后,心衰控制,从未发生不良反应。用法:玉竹5钱,每日1剂,水煎服。5例均停用洋地黄,仅配合应用氨茶碱及双氢克尿塞。

玉竹论述

1.《纲目》:萎蕤,性平,味甘,柔润可食。故朱肱《南阳活人书》治风温自汗身重,语言难出,用萎蕤汤以之为君药。予每用治虚劳寒热、zhan疟及一切不足之症,用代参、耆,不寒不燥,大有殊功。不止于去风热湿毒而已,此昔人所未阐者也。主风温自汗灼热,及劳疟寒热,脾胃虚乏,男子小便频数,失精,一切虚损。

2.《本草经疏》:萎蕤,详味诸家所主,则知其性本醇良,气味和缓,故可长资其利,用而不穷。正如斯药之能补益五脏,滋养气血,根本既治,余疾自除。夫血为阴而主驻颜,气为阳而主轻身。阴精不足,则发虚热;肾气不固,则见骨痿及腰脚痛;虚而火炎,则头痛不安,目痛眦烂泪出;虚而热壅,则烦闷消渴;上盛下虚,则茎中寒,甚则五劳七伤,精髓日枯,而成虚损之证矣。以一药而所主多途,为效良伙,非由滋益阴精,增长阳气,其能若是乎?迹其所长,殆亦黄精之类欤。其主中风暴热,不能动摇,跌筋结肉湿毒等证,皆是女萎之用,以《本经》二物混同一条故耳。

3.《本草新编》:萎蕤性纯,其功甚缓,不能救一时之急,必须多服始妙。用之于汤剂之中,冀目前之速效难矣。且萎蕤补阴,必须人参补阳,则阴阳有既济之妙,而所收之功用实奇。故中风之症,萎蕤与人参并服,必无痿废之忧;惊狂之病,萎蕤与人参同饮,断少死亡之痛。盖人参得萎蕤而益力,萎蕤得人参而鼓勇也。

4、《本草备要》:萎蕤,温润甘平,中和之品,若蜜制作丸,服之数斤,自有殊功,与服何首乌、地黄者,同一理也。若仅加数分于煎剂,以为可代参芪,则失之远矣。大抵此药性缓,久服方能见功,而所主者多风湿虚劳之缓证,故臞仙以之服食,南阳用治风温,《千金》、《外台》亦间用之,未尝恃之为重剂也。若急虚之证,必须参、芪,方能复脉回阳,斯时即用萎蕤斤许,亦不能敌参、芪数分也。(若)因李时珍有可代参、芪之语,凡遇虚证,辄加用之,曾何益于病者之分毫哉。

5.《本草便读》:萎蕤,质润之品,培养肺、脾之阴,是其所长,而搜风散热诸治,似非质润味甘之物可取效也。如风热风温之属虚者,亦可用之。考玉竹之性味、功用,与黄精相似,自能推想,以风温风热之证,最易伤阴,而养阴之药,又易碍邪,唯玉竹甘平滋润,虽补而不碍邪,故古人立方有取乎此也。

6.《本草正义》:玉竹,味甘多脂,柔润之品,《本草》虽不言其寒,然所治皆燥热之病,其寒何如(可知)。古人以治风热,盖柔润能息风耳,阴寒之质,非能治外来之风邪。凡热邪燔灼,火盛生风之病最宜。今惟以治肺胃燥热,津液枯涸,口渴嗌干等证,而胃火炽盛,燥渴消谷,多食易饥者,尤有捷效。《千金》及朱肱以为治风温主药,正以风之病,内热蒸腾,由热生风,本非外感,而热势最盛,津液易伤,故以玉竹为之主药。甄权谓头不安者,加用此物,亦指肝火猖狂,风阳上扰之头痛,甘寒柔润,正为息风清火之妙用,岂谓其能通治一切头痛耶?《本经》诸不足三字,是总结上文暴热诸句,隐庵之言甚是。乃昔人误以为泛指诸虚不足而言。故甄权则曰内补不足;萧炳则曰补中益气;日华则曰补五劳七伤虚损;濒湖则曰主脾胃虚乏,男子小便频数失精,一切虚损,且谓治虚劳寒热,及一切不足之证,用代参、耆,不寒不燥,大有奇功,几以此为劳瘵起死回生之神剂。不知柔润之性,纯阴用事,已足以戕生生之机,况虚劳之病,阴阳并亏,纵使虚火鸱张,亦无寒凉直析之法,又岂有阴寒腻滞之质,而能补中益气之理,诸家之说,皆误读《本草经》诸不足三字之咎。

7.《本经》:主中风暴热,不能动摇,跌筋结肉,诸不足。久服去面黑gan,好颜色,润泽。

8.《别录》:主心腹结气虚热,湿毒腰痛,茎中寒,及目痛眦烂泪出。

9.《药性论》:主时疾寒热,内补不足,去虚劳客热,头痛不安。

10.《本草拾遗》:主聪明,调血气,令人强壮。

11.《四声本草》:补中益气。

12.《日华子本草》:除烦闷,止渴,润心肺,补五劳七伤,虚损,腰脚疼痛,天行热狂。7、李杲:润肝,除热。主风淫四末。

13.《滇南本草》:补气血,补中健脾。

14.《广西中药志》:养阴清肺润燥。治阴虚,多汗,燥咳,肺痿。

玉竹生境分部

生于山野林下或石隙间,喜阴湿处。全国大部分地区有分布,并有栽培。主产河南、江苏、辽宁、湖南、浙江。此外,安徽、江西、山东、陕西、广西、广东等地亦产。

玉竹植物形态

多年生草本,高40~65厘米。地下根茎横走,黄白色,直径0.5~1.3厘米,密生多数细小的须根。茎单一,自一边倾斜,光滑无毛,具棱。叶互生于茎的中部以上,无柄;叶片略带革质,椭圆形或狭椭圆形,罕为长圆形,长6~12厘米,宽3~6厘米,先端钝尖或急尖,基部楔形,全缘,上面绿色,下面淡粉白色,叶脉隆起。花腋生,花梗长1~1.4厘米,着生花1~2朵;花被筒状,长1.4~1.8厘米,白色,先端6裂,裂片卵圆形成广卵形,带谈绿色;雄蕊6,着生于花被简的中央,花丝扁平,花药狭长圆形,黄色;子房上位,具细长花柱,柱头头状。浆果球形,直径4~7毫米,成热后紫黑色。花期4~5月。果期8~9月。

下列同属植物,亦同等入药:

①热河黄精,参见"黄精"条。

②小玉竹:分布我国东北及河北、河南,山西等地。

③毛筒玉竹:多年生草本,高30~45厘米。叶互生;椭圆形,长7~11厘米,宽4.5~7厘米,下面稍带粉状;叶柄短。总花梗长2~2.5厘米,着生花2~5朵;基部有膜质小苞片4,披针状线形;花冠淡绿色,内侧6条脉有白色柔毛。分布吉林、辽宁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