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正文

柴胡疏肝散合参麦散加减治疗断出现心悸心慌案

2021-08-03中国中医药报190

陈某,女,79 岁,2016 年7 月1 日就诊。

心悸5 年余。患者5 年来间断出现心悸心慌,每先发作呃逆,继发心悸,气短,胸闷四肢无力,每次时间约10 分钟不等,经休息及服用速效救心丸后好转,一月发作几次。近一周来频繁出现上述症状。

刻下:素体消瘦,面白少华,精神欠佳,言语低微,时有叹气,胃纳不佳,睡眠不佳,易紧张,大便干,小便尚可,舌光剥,脉弦细。既往就诊医生因舌苔光剥言之 “阴亏”严重,多服用熟地、生地枸杞子玉竹石斛之品,疗效不佳。该患者虽无苔,观之舌质水滑,并非阴亏,结合脉症,当辨为:肝郁气滞心气不足;治以疏肝通络,益气养心。方用柴胡疏肝散合参麦散加减。

处方:柴胡15 克,香附15 克,郁金10 克,陈皮10 克,枳壳10 克,延胡索10 克,太子参10 克,麦冬6 克,五味子6 克,珍珠母15 克,丹参15 克,川芎10 克,甘草3 克。7 剂[方剂汇www.fane8.com],水煎服。

二诊(2016 年7 月10 日):患者胸闷气短好转,一周发作一次。原方继进7 剂。

三诊(2016 年7 月17 日):患者诸症好转,已无心悸症状。原方去川芎,加桂枝10 克温通心阳。予14 剂巩固疗效。

按:现在许多医生辨别阴虚,只看舌苔,苔少便称阴虚,不从全身辨证分析,一叶障目,辨证之误也;亦喜用熟地、枸杞子、玉竹、石斛之品,虽无良效,用之也无过,但是体内浊阴内盛,阴阳失衡。本案便是明例,患者叹气,紧张,便干,脉弦,肝气郁滞明显,方用柴胡疏肝散疏理肝气;精神不佳,乏力,面色少华为心气虚,生脉散补心气,二方合用效果明显。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易伤阳气,故加桂枝以温通心阳。清代医家陆九芝曾云:“方且防其劫津,用滋润之玄参麦地,谓是养阴退阳,药不中病,病不待也,尚作何等病观耶,病家习闻夹阴之说,病适留恋增重,适如所言,意本以虚为疑,乃大叹服。参芪并进,手写熟地炭生地炭,口中则议投姜附,临行诵盲左之言曰,虽鞭之长,不及马腹,而明日果然”,此言我辈医者当共戒之。

相关话题:柴胡疏肝散参麦散心悸心慌

搜索推荐

精准搜索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