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正文

邵铭熙治疗颈性眩晕经验举要

2021-11-08江苏中医药102

颈性眩晕是由颈椎病变引起的以眩晕为主要表现的临床综合征,属中医学“眩晕”“伤筋”“项痹病”范畴,多见于中老年人,颈部活动时眩晕发作,常伴颈项部疼痛不适、耳鸣等症,严重者恶心呕吐、猝倒、生活不能自理。

邵铭熙为江苏省名老中医,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邵老精研学术,衷中参西,继承全国推拿名家施和生先生的推拿正骨并发扬光大,形成了一套理论完善、疗效独特的“四指推法推拿流派”学术体系[1]。邵老从医五十余载,精于诊治嵴柱及嵴柱相关疾病,医人无数,屡起沉疴。笔者参加“江苏省名老中医邵铭熙工作室”医案记录和整理工作,受益匪浅,现将邵老治疗颈性眩晕的经验介绍如下。

1筋骨并重,调筋为先

邵老认为颈性眩晕多因长期伏案,筋骨劳伤,嵴柱失衡,故发本病,其病位在颈部,涉及督脉、足太阳经、手太阳经。邵老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形成了中西结合、病证互参的学术特色,临证时尤重视触诊。在颈枕部、肩胛提肌、上斜方肌、项韧带处有明显压痛或筋结,以及枢椎棘突偏歪等征。颈肩部触诊结合颈椎张口位、侧位X线片可辨别椎骨错位的类型和方向。临证时当筋骨并重,先予理筋手法以舒筋通络,再施正骨手法于错位椎骨,以恢复嵴柱的平衡,使骨正筋柔,有效缓解头晕和颈部疼痛症状。手法操作应刚柔相济,手法刺激量因人、因病、因部位制宜,做到“法之所施,使病家不知其苦”。治疗时先以四指推法循经松解颈枕部、肩胛区肌群,弹拨阿是穴或筋结,此谓“经筋为病,以痛为腧”;拿风池肩井以宣通气血,拿五经以醒脑定眩;待肌肉松解后,再施以颈部拔伸,同时拇指顶推偏歪棘突或横突使椎骨回正。眩晕严重者,正骨手法可采取仰卧位,拇指顶推手法宜轻巧,头部旋转幅度控制在30°范围之内,以免引起椎动脉血流下降,诱发或加重眩晕症状。邵老认为嵴柱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对于病程较长,经正骨治疗后症状缓解,但错缝之椎骨不能完全回位且反复发作的颈性眩晕患者,调整上段胸椎、骨盆,往往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2整体辨治,选穴精简

人体是以五脏为中心的有机整体,经络内属脏腑,外络肢节,邵老认为颈性眩晕辨治要有整体观,应以脏腑辨证、经络辨证为主,结合八纲辨证,如是方能制定正确的治则治法,确定针灸选穴和补泻手法。邵老强调用穴如用兵,取穴宜少而精,针灸组方应处理好扶正祛邪、标本缓急、补虚泻实之间的关系。《素问·宝命全形论》曰:“凡刺之真,必先治神。”在进针和行针过程中,医者应专一其神,治神调气,则容易得气,令气至病所。《灵枢·刺节真邪》云:“用针之类,在于调气。”《灵枢·终始》亦云:“凡刺之道,气调而止。”针灸所言之气,主要指经气,即经络之气,“调气”就是调节经气的虚实。邵老临证颇注重针刺的补泻,通过针刺补泻手法和选用不同的经络、穴位使经气恢复平衡,达到“经气调和”的目的。《灵枢·口问》记载:“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邵老认为上气不足是头倾目眩的主要病机,多因禀赋体弱、劳倦过度等致脾胃虚弱、清阳不升、上窍失养。针刺治疗颈性眩晕以调气、补脾、理三焦为法,印堂百会、风池、足三里太白昆仑中渚为常用穴位。印堂穴位于督脉之上,能通调十二经脉之气,有调和阴阳、畅达气机之功用。百会穴为足太阳、手足少阳、足厥阴、督脉之会,充养髓海,清利头目,是治疗眩晕、头昏的重要穴位。《针灸甲乙经》云:“痉、嵴强、头眩痛、脚如结、腨如裂,昆仑主之。”足太阳膀胱经和经筋均行后颈部,昆仑穴输布足太阳之津精,主治头部疾患,即“上病下取”之意。太白穴足太阴脾经之原穴,与足三里同用可健脾助运、补气养血。三焦经为人体血气运行的要道,统属于上、中、下三焦之本腑,中渚为手少阳三焦经之输穴,刺之可通调三焦气血。

3遣方用药,脾胃为本

眩晕一证,历代医家论述颇多,《内经》有“上气不足”“髓海不足”“诸风掉眩皆属于肝”诸论,病因归纳起来不外乎虚、风、痰、火四类,主要涉及肝脾肾等脏。邵老认为以上各种因素可单独致病,亦可相兼为患,颈性眩晕以虚证或本虚标实者居多,痰、火等实证者不过十之一二。脾居中焦,为气机升降之枢纽,若脾失健运,升降失司,则痰浊内生[方剂汇www.fane8.com],气血失调,是产生眩晕的主要病机。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在遣方、用药方面,应侧重于健运脾胃、补益气血,方从四君子汤、小半夏茯苓汤、泽泻汤化裁。四君子汤健脾助运、益气养血;半夏化痰利水,泽泻渗利水湿。诸药合用则清气上行,使人明爽,有治头晕目眩之功。若兼头颈部外伤,据证酌配石菖蒲红花活血化瘀

4摄生调护,防病未然

颈性眩晕的发生、发展与日常生活中不良姿势、伏案劳作等因素有关,邵老提倡平时要注意摄生调护,运用导引之术加以防治。“导”指“导气”,“引”指“引体”,“导引”即导气令和,引体令柔。邵老根据颈椎的生理特点,吸收八段锦、易筋经等导引功法之精髓,独创邵氏护颈操。该功法动静结合,能够增强颈项部肌肉的稳定性和协调性,改变肌肉力量的分布,恢复颈椎的动力和静力平衡,有助于降低颈性眩晕的复发[2]。

5验案举隅

庄某,女,36岁,教师。2014年3月10日初诊。患者因“头晕时作伴颈项酸痛2周”就诊。既往有类似发作史多次,逢劳而发。此次因长时间伏案而发作,症见头晕目眩、颈项酸痛,向右侧旋颈头晕加重,恶心欲吐,面色苍白少气懒言,偶有耳鸣,夜寐差,二便尚调。舌淡胖,边有齿痕,苔白滑,舌根稍白腻,脉弦细。查体:颈椎生理曲度消失,稍有后弓,两侧颈项肌肉紧张,右侧较甚,C2棘突偏歪,C2棘突右旁1cm压痛(+),右肩外俞压痛(+),旋颈试验(+),双上肢肌力V级。X线摄片示生理曲度消失呈反弓,环齿间隙左宽右窄。西医诊断为颈性眩晕,中医诊断为眩晕,辨证为气血亏虚,痰浊中阻。

手法治从舒筋通络,理筋整复;患者取坐位,施四指推法于颈项、上背部,配合拇指点按风池、夹嵴、颈百劳穴;施拿法于肩井、风池和两侧项肌;按揉太阳、印堂、头维等穴,抹前额,扫散头部胆经,拿五经;一手托患者下颌,一手按后枕部,拔伸颈椎;颈椎旋转定位扳法于C2。

手法治疗后患者C2棘突偏歪改善,眩晕、颈项疼痛明显缓解,但仍有恶心感,予针刺印堂、风池、百会、内关中脘、昆仑、足三里,留针30min后,患者面色如常,恶心感消失。急则治标,予中药煎剂内服以健脾化痰降浊,泽泻汤、小半夏茯苓汤主之,泽泻30g、白术12g、姜半夏12g、茯苓20g、生姜6g,3剂,每日1剂,分2次煎服。

2014年3月12日二诊:经以上综合治疗后,头晕发作频率和程度均明显改善,颈项疼痛不显,侧卧位时偶诱发短暂头晕,舌淡胖,苔薄白,脉弦细。予理筋手法于颈肩部、拔伸颈椎推拿治疗;针刺取印堂、风池、百会、中渚、昆仑、足三里、太白穴。中药原方加党参12g、陈皮6g、甘草6g,以健脾和中、补益气血。5剂,每日1剂,分2次煎服。5日后电话随访,症状全部消失,颈项活动自如。

按:本案初诊以头晕目眩为主苦,予推拿手法以理筋正骨,针刺中脘、内关、足三里等穴以和胃降逆,经治1次头晕、恶心症状迅速缓解;采用推拿、针灸治疗颈性眩晕虽然显效快,但疗效往往难以持续,故配合内服泽泻汤、小半夏茯苓汤以化痰降浊。此谓急则治标。二诊眩晕明显好转,缓则图本,针刺处方去中脘、内关,加中渚穴、太白穴以调整手少阳、足太阴经之经气;内服中药于原方中加党参、陈皮以扶正祛邪。邵老认为本病虚实夹杂,临证应处理好标本、缓急、扶正、祛邪之间的关系,方能取得较好的疗效。

参考文献

[1]张仕年,薛明新,陶琦,等.四指推法—邵铭熙临证推拿经验集要.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1.

[2]王永超.邵氏护颈操干预颈椎病效应的研究[D].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5.

(陶琦.邵铭熙治疗颈性眩晕经验举要.江苏中医药,2017,49(10):23)

相关话题:邵铭熙颈性眩晕眩晕

搜索推荐

精准搜索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