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正文

补中益气汤加减治疗恶性肿瘤患者耳鸣案

2021-07-26593

杨某,男性,65岁,2018年3月30日初诊。右中肺腺癌根治术后5月余,病理诊断为:右中肺腺癌(pT1N0M0),术后未行其他治疗至今。近期复查癌胚抗原:11.75ng/ml,胸部CT示:1.右肺门及剑突下肿胀,右侧胸腔少量积液;2.右上肺多发磨玻璃样结节,与前片大致相仿。刻下:患者诉耳鸣日久,晨起及午后明显,声音绵绵不断,偶有两耳闭气,活动后加重,伴神疲乏力,活动后气短。夜寐梦多,不易入睡,纳呆,口淡无味,腹胀,大便偏溏,日行3~5次,或有大便排出不畅,小便正常。舌淡胖边有齿痕,苔薄白微腻,脉濡。

脉濡即脉象浮而细软,轻按可得,重按反不明显。《脉经》记载:“濡者,如帛衣在水中,轻手相得。”《脉诀汇辨》曰:“濡者,即软之象也。必在浮候见其细软,若中候、沉候,不可得而见也。”主虚证、湿证。癌毒耗伤人体精微物质或化疗药物攻伐胃气,损伤脾胃,致使脾胃运化功能受损,日久生湿生痰,痰湿阻滞中焦,气机不得升降,清气不升或脾虚,致气血生化乏源,水谷之海空虚,清窍失于濡养则发耳鸣,此类耳鸣反复发作,病程一般较长,多表现为耳鸣时轻时重,音调极低,活动则加剧,休息后缓解,神疲乏力,四肢倦怠,纳呆食少,大便溏薄,舌淡,苔白腻,脉濡。

辨证:脾胃亏虚,清气不升。

治疗:补脾健胃,益气升清,兼以抗癌解毒。

方药:黄芪15g,白术10g,太子参15g,柴胡6g,升麻6g,当归10g,川芎6g,麦冬10g,陈皮6g,茯神15g,远志6g,白蒺藜10g,五味子6g,山药20g,炒薏仁20g,合欢花6g,肿节风15g,泽漆15g。水煎服,14服。

2018年4月14日二诊:患者耳鸣、腹胀均较前有所缓解,纳食稍有增加,但仍有神疲乏力,身体倦怠,夜寐易醒,大便稀溏,日行2~3次,苔薄白质淡,脉左弦右滑。治疗仍以补肺健脾,宁心安神为主,在原方基础上加煅龙牡各25g(先煎),白芷6g。水煎服,日服1服。

2018年5月28日三诊:患者近期因琐事致情绪抑郁而出现两胁胀痛,偶有胸闷,得嗳气则舒,耳鸣较前已不明显[方剂汇www.fane8.com],纳食可,夜寐改善,大便日行1~2次,质地正常,苔薄白质红,脉弦。治疗以疏肝解郁益气健脾。中药在上方基础上加香附6g,夜交藤15g,炒白芍10g,去白芷。此后患者坚持服用中药1年余,1年后随访时,患者诉上述症状均有缓解,耳鸣未作,病情稳定。

按:本方以补中益气汤为主方,发挥其补中益气,升举清阳之功,以太子参代人参,取其补气健脾,生津润肺之功,配以宁心安神之茯神、远志、合欢花,补肺益气之五味子、麦冬、山药,健脾除湿薏苡仁补益肝肾山茱萸,再益肿节风、泽漆、白蒺藜等抗癌解毒之品。取益气健脾为纲,抗癌解毒为要义。

耳鸣是恶性肿瘤患者较为常见的并发症之一,虽不会危及患者的生命,但严重影响生存质量,肿瘤长期存在于体内,气血阴阳亏虚,脏腑功能失调,而癌毒久聚,使人体正气愈亏,无力抗邪,则癌毒更胜,或加之放化疗的损伤,脾胃功能受损不能正常运化、输布水谷精微物质,最终导致耳窍失荣,而发为耳鸣。《灵枢》曰:“耳者,宗脉之所聚也,故胃中空则宗脉虚,虚则下溜,脉有所竭者,故耳鸣。”《医林绳墨》曰:“大病后而耳聋者,其聋气虚,当作劳损而治,俱宜补中益气汤。”该患者肺癌术后,病情迁延日久,脾胃功能受损,受纳腐熟无权,运化失职,聚湿生痰,且脾为肺母,脾胃虚弱,水谷精微不能上输于肺,致使肺脾两虚,清窍失养,而出现耳鸣绵绵不愈、口淡纳呆、腹胀便溏等湿滞中焦的表现,因此治疗上当以补肺健脾,益气化湿为主。

本方以补中益气汤为主方,诸药合用,肺脾得补,清阳得升,清窍得养,则耳鸣得以缓解。后患者因情绪抑郁而出现胸闷胁痛的症状,属肝郁气滞,脉络不通,故加用疏肝行气解郁之川芎、香附,养血柔肝之白芍,补中有散,清中有泻,全方共奏疏肝解郁、补肺健中、抗癌解毒之效。

此时耳鸣虽是当前患者主诉,但临床诊治中仍要注重“癌毒内结”的主要矛盾,辨证仍应以癌毒久积,正气亏虚为本,以抗癌解毒,调和气血阴阳为治疗大法,并根据患者耳鸣的不同临床表现辨证用药,最后达到药证相符,疾病自除的目的,且用药亦不可太过寒凉峻猛,应选取药性平和,补泻兼施之品,注意固护后天之本。另外,在临症过程中,更需注重对患者的心理疏导,缓解患者紧张焦虑、恐惧的精神状态,同时配合解郁安神之品,最大程度减轻患者痛苦和不安。(霍介格 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

相关话题:肿瘤耳鸣

搜索推荐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