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希恕、倪海厦、刘渡舟、郭生白等十数位名家视频课程
首页 / 文章 / 正文

从肾虚瘀毒论治晚期前列腺癌探析

2021-08-25673

前列腺癌是老年男性常见的恶性肿瘤,近年来我国前列腺癌发病率有明显上升趋势,80%以上患者确诊时己处于晚期,失去根治性手术的机会。目前,内分泌治疗是前列腺癌的主要治疗方法,但经过治疗中位时间14~30个月后,几乎所有患者都将发展为激素抵抗性前列腺癌并进入肿瘤晚期[1]。晚期激素抵抗性前列腺癌目前西医除放化疗外,尚缺乏有效的药物治疗手段。近年来我院泌尿科应用中医药治疗晚期前列腺癌在延长患者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降低前列腺特异抗原(PSA)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并对病因病机、治法治则进行了探讨,现总结如下。

1晚期前列腺癌中医病机为肾虚瘀毒

1.1晚期前列腺癌以肾虚为本

中医学无明确的前列腺癌病名,多数医家参考“癃闭”、“血尿”、“精室岩”进行辨证论治。前列腺居于下焦,属于男性生殖器官,与肾关系密切。前列腺癌好发于老年人,老年人生理特点是脏腑气血虚衰,正如《内经》云:“年过四十而阴气自半”,“丈夫......七八......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老年肾虚是外邪入侵的基础,正气亏虚是晚期前列腺癌的内在病因。老年患者本身已经是肾精不足,阴阳亏虚,病至晚期,癌肿日久,耗伤人体正气,癌毒久郁化火伤阴,阴阳互根,阴损及阳,阳损及阴,最终导致人体阴阳两虚[2]。同时,前期去势、抗雄内分泌治疗或进行放疗、化疗、手术等治疗,致正气进一步受损。肾主生殖,老年患者本身肾气亏虚,且兼久病及肾,故晚期前列腺癌病机以肾虚为本。临床多数患者出现神疲乏力畏寒肢冷腰酸骨痛、浮肿乏力、舌淡胖苔薄白、脉沉迟等,均为肾虚表现。

1.2晚期前列腺癌以瘀毒为标

前列腺癌病久,正虚无力对抗,导致邪气深入三阴,于体内阳气最虚弱之处积聚成形。前列腺位居下焦,为水湿代谢必经之路,湿痰之邪易于滞留此处,而致癃闭。痰湿、癌毒肿块壅塞脉道,血行不畅,瘀血内停;患者年高久病,气虚无力推动血行,亦致血瘀。瘀血与癌毒搏结,故临床可见患者病灶处疼痛难忍,痛有定处。

2晚期前列腺癌基本治则为扶阳益阴、解毒化瘀

根据晚期前列腺癌肾虚瘀毒的病机特点,我们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结合国医大师周仲瑛教授癌毒理论和治疗原则[3],拟定扶阳益阴、解毒化瘀为基本治则,并在右归丸的基础上创制协定方前列腺癌1号方。经过对100多例晚期前列腺癌患者的临床治疗和随访,初步证实该方可以明显改善患者临床症状,进而稳定癌性病灶,提高患者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同时减少骨转移和骨折等临床并发症。

前列腺癌1号方药物组成:桂枝10g,附子6g,熟地黄20g,苍术15g,陈皮6g,菟丝子10g,姜黄10g,河白草20g,蚤休10g,龙葵10g,黄精15g,补骨脂10g,莪术15g,甘草6g。方中桂枝温阳通阳,附子温阳助阳,以此培本,是为君药;熟地养血滋阴、补精益髓,黄精补肾益阴,取阴中求阳之意,是为臣药;河白草味酸、苦,性平,清热解毒活血消肿,其有效成分槲皮素近年来经研究证实对前列腺癌有治疗作用[5]。全方共奏扶阳益阴、解毒化瘀之功。

随证加减:若睡眠不佳,则加用酸枣仁柏子仁养心安神药;若面色萎黄、气虚血弱,则加用阿胶大枣益气养血药;若大便干结不通,则加用瓜蒌、麻子仁等润肠通便药;若有多发骨转移、骨痛较重,则加用鳖甲等软坚止痛药。临床必须注意的是由于前列腺癌与其他肿瘤不同,是与雄激素因素相关所导致的疾病,一些补肾壮阳中药如鹿茸冬虫夏草淫羊藿肉苁蓉等多有类雄激素样作用,尽管含量很少,作用也很微弱,但具体应用补肾药时应作充分考虑并斟酌使用。

由于前列腺癌发病隐匿,加之我国前列腺癌筛查不够普及,多数患者临床确诊时已处于晚期,虽然大多数患者初期对内分泌治疗有效,但随着病情进展,终将进入激素非依赖阶段。激素依赖和激素非依赖性前列腺癌的治疗方法和疗效差别巨大。激素非依赖期与去势治疗期没有绝对的分界线,而阳虚的症状出现更早,患者在病情稳定期,PSA还没有出现上升时,就已经出现畏寒肢冷、精神不振、舌淡而胖、脉象沉细等症状,此时就应根据辨证情况加用温阳通经之剂。中药治疗同时一定要重视调理脾胃,恶性肿瘤属于消耗性疾病,日久伤精耗血。脾胃为后天之本[方剂汇www.fane8.com],可通过调养后天达到补益先天的目的。目前中医药治疗重点应放在延缓晚期前列腺癌的进程,延长患者生存期,提高生存质量,减少并发症方面,尤其应高度重视中医药关于扶正抑瘤、带瘤生存等综合治疗的理念。

3典型病例

王某,男,72岁。2012年3月11日初诊。

患者2010年2月因出现排尿困难,在我院泌尿外科住院治疗,入院时PSA67.5μg/mL,前列腺穿刺结果:前列腺腺癌Gleason4+3=7分,全身骨扫描未见明显异常,诊为前列腺癌。于2010年3月开始行全雄激素阻断治疗,6个月后PSA最低下降至0.4μg/mL。2012年1月开始PSA逐渐升高,考虑前列腺癌生化复发,行多西他赛化疗2疗程,因化疗副反应较大而中断治疗,PSA渐升高至72.5μg/mL。此时,西药治疗缺乏良策,经过与患者及家属充分沟通,决定在维持内分泌治疗的基础上,接受中药治疗。刻诊:神疲乏力,畏寒肢冷,腰膝酸软,下腹及会阴部时有胀痛,小便频数,排尿无力,大便溏薄,舌淡胖苔薄白腻,脉沉细。辨证为肾之阴阳两虚,且以肾阳虚为主,兼有癌毒郁结于下焦。治以扶阳益阴,解毒化瘀。予前列腺癌1号方加减。处方:桂枝10g,附子6g,熟地20g,苍术15g,陈皮6g,菟丝子10g,姜黄10g,河白草20g,蚤休10g,龙葵10g,黄精15g,补骨脂10g,莪术15g,甘草6g。14剂,每日1剂,分2次服。

2012年3月25日二诊:患者下腹及会阴部疼痛明显缓解,畏寒肢冷、腰膝酸软、乏力改善,服药期间患者大便较干,二日一行,复查PSA55.6μg/mL。初诊方加火麻仁15g、当归10g,继服14剂。

2012年4月10日三诊:疼痛不适、神疲乏力诸症基本消失,畏寒、肢冷不显,纳可,寐安,大便调,排尿尚畅,舌淡苔薄白,脉细,复查PSA41.68μg/mL。后患者长期随诊,每以原方加减,每月复查1次PSA,未见明显升高,生活质量改善。随访至2014年7月,患者仍然健在。

按:本案患者初诊时患前列腺癌2年,且经长期西药抗雄激素治疗,已转为激素非依赖阶段而进入晚期,病情更为凶险。临床出现神疲乏力、畏寒肢冷、腰膝酸软等一派虚寒之象,加之会阴部疼痛,排尿困难,肛诊前列腺质硬如石,肾虚瘀毒之象明显。根据中医审证求因、辨证论治原则,首诊以前列腺癌1号方加减且取得初步疗效,进而改善患者的全身症状,增强了治疗信心。方中桂枝温阳通阳,可迅速改善患者虚寒症状;河白草、蚤休、龙葵清热解毒、活血消肿止痛,可明显抑制癌毒,缓解患者排尿困难和疼痛不适症状。药证相合,收效明显。

4参考文献

[1]那彦群,叶章群.中国泌尿外科疾病诊断治疗指南(2014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80

[2]吕立国,古炽明,王昭辉,等.陈志强教授对晚期前列腺癌中医病因病机的探讨.新中医,2007,39(2):81

[3]孔薇.周仲瑛辨治泌尿系统肿瘤的思路及方法.江苏中医药,2011,43(6):10

[4]朱清毅,胡瑞,刘丽,等.槲皮素对前列腺癌PC-3细胞凋亡作用的研究.中华男科学杂志,2011,17(9):790

(卢子杰,顾晓箭,朱清毅,等.从肾虚瘀毒论治晚期前列腺癌探析.江苏中医药,2014,46(12):39)

相关话题:晚期前列腺癌前列腺癌

搜索推荐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