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正文

郭剑华:从脾论治颈性眩晕

2021-07-15中国中医药报107

 【病 案】

患者因长期伏案,又不注意姿势,渐觉颈项酸楚,经常头晕,又因工作繁忙劳累病情加重,其舌质淡苔白,舌边少许齿痕,脉细。四诊合参,郭剑华辨为“脾胃气虚,中气不足”之眩晕病,结合颈椎MRI检查,确为椎动脉型颈椎病。治以针刺加推拿手法,再配以补中益气汤调理,共达健脾养胃益气升阳之功,临床效果显著。

袁某,女,44岁,行政办公人员,2009年03月28日初诊。

患者因“反复颈项酸痛伴头晕5年余,加重2天”前来我院就诊。患者因工作原因长期久坐伏案,又不注意姿势,5年前开始出现颈项酸痛,肩胛板滞,经常头晕,恶心,困倦少食,不耐劳累。5天前又因工作繁忙劳累而致上述症状加重。作颈椎MRI检查示:颈3~4、颈4~5、颈5~6、颈6~7椎间盘突出,伴椎管轻度狭窄;颈椎体骨质增生;颈7椎体异常信号,考虑为脂肪沉着;作脑血流图检查:脑血管紧张度增高,提示脑供血不足。在院外先以推拿治疗而症缓,但往往好景不长,又因劳累而发作。

患者现头晕,目眩,恶心,头不能转侧,转侧则天旋地转。再行推拿仅舒服半天,继复如故。此乃器质性病变,恐别无良策。无奈改服中药,拟平肝祛风、活血通络法,症稍缓,动辄复作。经人介绍前来我院求治。

查体:一般情况可,面色苍白,精神欠佳,面容憔悴。颈项及肩背部肌肉较紧张,颈项转动不灵活,颈3-7椎棘突及棘旁轻微压痛,未引出明显放射痛,双侧肩胛冈上缘压痛,尤以右侧为甚,双肩部及上肢无明显压痛,旋颈试验(+),臂丛神经牵拉试验(-)。舌质淡苔白,舌边少许齿痕,脉细。

郭剑华辨证为“脾胃气虚,中气不足”之眩晕病,西医诊断:椎动脉型颈椎病。治以健脾养胃、益气升阳之法。

首先针刺风池风府,采用平补平泻法;再针刺颈部阿是穴,针尖指向病所采用滞针法,使针感向肩胛部放射为宜;针刺百会足三里三阴交脾俞中脘,采用捻转补法,得气后配合温针灸2壮,日1次。推拿针对头部采用开天门、推坎宫、揉太阳、拿五经、点风池的手法,再采用拿揉、滚推、推分手法放松颈项及肩胛部肌肉,再施以仰卧手牵旋转法以调整颈椎小关节位置及顺应性,日1次。嘱其卧床休息,避风寒。

二诊(2009年04月01日):患者诉颈项及肩胛部酸痛较前减轻,头晕症状稍有改善,但头仍不能转侧,动则头晕加重,并见神疲乏力少气懒言,饮食乏味,睡眠不佳大便稀溏,舌质淡苔白,舌边少许齿痕,脉细。郭剑华在继续以上非药物疗法治疗的同时,予以补中益气汤加减内服。

处方:黄芪30克,党参15克,炒白术12克,陈皮12克,当归10克,葛根10克,升麻10克,柴胡10克,丹参10克,川芎10克,茯神20克,夜交藤12克,炙甘草6克,5剂,水煎取汁分三次服,日1剂。嘱其注意休息,避风寒。

三诊(2009年04月06日):患者诉颈项酸痛基本消失,头晕、目眩、恶心等症状明显减轻,饮食及睡眠明显改善,坚持以静待变,继续前法治之,并嘱其加强颈肩部适宜功能锻炼。

四诊(2009年04月12日):患者诉颈项酸痛伴头晕、目眩、恶心等症状基本消失,其兼证悉减,嘱其继续内服补中益气丸,每日三次,每次1丸,白开水吞服。服药1月停药,并嘱患者坚持颈肩部适宜功能锻炼,随访半年未复发。

【按】 椎动脉型颈椎病是临床常见病、多发病,主要是因椎动脉受压或刺激而造成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而出现的症候群[方剂汇www.fane8.com],当颈椎退行性改变,椎间盘脱出,钩椎关节失稳,钩椎骨质增生,椎间隙变窄等,刺激或压迫椎动脉,引起椎动脉痉挛、狭窄或折曲改变,使血流受阻,导致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而出现头晕、头痛耳鸣、眼胀、视力减退等症候。本病多发于中老年人,且一般病程较长。

中医学认为,引起眩晕病的原因很多,但不凡虚实两者,实者为风、火、痰、瘀扰乱清空,虚者为髓海不足,或者气血不足、清阳不升,发为眩晕。《灵枢•口问》曰:“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头为诸阳之会,又为髓之海,上气不足,则清阳不升,脑髓不充,清窍空虚,故见头晕、目眩诸症。张景岳认为:“无虚不能作眩,眩晕一证,虚者居其八九,而兼火兼痰者,不过十中一二耳”,故本病之本在于虚。本案患者人到中年,长期久坐伏案工作,久之则致颈部筋脉劳损,气血不畅,又患者素体“脾胃气虚、中气不足”,“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胃亏虚,则气血生化无源,气血不足,清阳不升,脑海失养,而发颈痛、头晕、目眩、恶心等症状,常常遇劳即发或加重,即《素问举痛论》所说“劳则气耗”。

郭剑华根据局部取穴、循经取穴、俞募配穴的原则先取风池、风府及颈部阿是穴,而风池、风府二穴为治风之要穴,《素问•骨空论》曰:“大风颈项痛,刺风府。”两穴均善治头痛、头晕、颈项急、不得顾、目眩之疾,可以缓解“眩晕而痛,俯仰转侧不利”的症状;再取百会、足三里、三阴交、脾俞、中脘等腧穴,并配以温针灸可以达到活血通络、健脾养胃、补气升阳的作用;通过对头部、颈部、肩部的推拿手法治疗可以解除颈项部肌肉痉挛,改善头部及颈肩部的血液循环,从而减轻颈肩部酸痛,缓解头晕、目眩、恶心等症状。

二诊时仍见患者头晕,头仍不能转侧,动则头晕加重,并见神疲乏力,少气懒言,饮食乏味,睡眠不佳,大便稀溏等诸症,郭师认为此皆是“脾胃气虚,中气不足”所致,故予以补中益气汤加减内服以增强健脾、益气、升清的作用。补中益气汤出自李东垣的《脾胃论》,是临床上运用非常广泛的一首著名方剂。原用以治疗“脾胃之证,始得则热中”;“脾证始得,则气高而喘,身热而烦,其脉洪大而头痛,或渴不止,其皮肤不任风寒,而生寒热。……伤其内为不足,不足者补之。……唯当以辛甘温之剂,补其中而升其阳,甘寒以泄其火则愈矣。”处方立意为甘温除大热,并立25种加减法,后世医家在此基础上,扩大了补中益气汤的使用范围,除针对脾胃病外,其余各脏腑若见相同之证,即可用补中益气法。

郭剑华临床灵活使用本方随证加减,治疗本病取得良效。方中黄芪补中益气、升阳固表为君药,现代药理研究认为黄芪具有扩张血管的作用,能改善血液循环及营养状况;党参、炒白术、炙甘草甘温益气、补益脾胃为臣药,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党参具有增加心肌收缩力,增加心输出量,抗血小板聚集,降血压的作用;陈皮调理气机,当归补血和营,加以丹参、川芎养血活血,益气与活血并调,加以茯神、夜交藤养心安神,共为佐药;升麻、柴胡协同党参、黄芪升举清阳,加以葛根升阳止泻、舒筋解痉、缓解颈痛,共为使药。综合全方,一则补气健脾,使后天生化有源,脾胃气虚诸症自可痊愈;一则升提中气,恢复中焦升降之功能,使清阳之气上升,脑窍能得清气之濡养而不致眩晕。

郭剑华认为,“病急用汤剂,病缓用丸药”,故在颈痛、头晕诸症缓解后,改用补中益气丸缓缓图治,再坚持颈肩部适宜功能锻炼,以巩固疗效。

相关话题:郭剑华颈性眩晕眩晕

搜索推荐

精准搜索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