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希恕、倪海厦、刘渡舟、郭生白等十数位名家视频课程
首页 / 书籍 / 金匮玉函经 / 重刻《金匮玉函经》序一

重刻《金匮玉函经》序一

吾宗怀三先生,自幼学儒,以多病废,遂笃嗜方书,壮年由上海流寓吴门,坐卧一阁,近十年所。手不释卷帙,精通诸禁方。然未尝以医自夸,所治辄效,益务实,不近名,名久大震。性高亮疏豁,无软熟态。两游京师,贵人争迎之,皆翩然谢归。出入里中,乘坏肩舆,有谒必往,切脉诊病,其可药与否,常直言以对,不为挟要欺倖。富贵人或为药所误,垂死乃相招,或投药有起势,遽以庸医间之,先生益厌苦,常谩语来者,曰:吾不能医富贵人也。儒门单户,有急相告,即毒热严冻,随早晚必赴,愈,不计其所酬薄厚。其学长于仲景,尝谓纲要精微,实轩岐之继别,而自晋唐以还,名家撰论,悉衍其绪,故读《伤寒论》及《要略》,不但诵数,悉能心知其意。惟恨未见《金匮玉函经》,市中见杜光庭所撰,书标题恰同,喜极购归,既启乃知非是[方剂汇www.fane8.com],于是求之益亟。义门何先生知先生最深,得宋抄本授之,穷日夜校阅,即有脱误,以他书是正,历三四寒温,而后可句。寻考本序,为宋馆阁秘本,元明以来,相沿以《要略》为此经,虽丹溪之精通,安道之淹贯,盖皆未见。先生于是刻而传之,间尝语余,黄岐之经义深以远,仲景之书理切而要,不深其书,而求以通经,如讨源而未有楫也。然年久散失,晦蚀于诸家之说多矣。故吾读是书,自成无己外,注凡七十有二家,皆庋而不观,惧文多而益昧其经尔。

今吾刻是,幸其久未见,不为注所厖学者潜心刻意庶几得之,虽然,其间条绪同于《伤寒论》者几什之七,惧或者之,又略而弗观,不知发凡起例,仲景别有精义存焉,读《论》与《略》者不可阙也。余曰:经籍之显晦存乎其人,仲景悯宗人之彫丧,拯后世之夭横,其利溥矣。是经不绝如线,而今章之,其用心既与古密契,来者难诬其宝,而传之决也,则仲景一家之书,自此大召昭矣。

丙申长至后长洲弟汝楫书

  • 下载本书电子版
  • 搜索推荐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